或許令雙方厭倦的愛才最真實...
或許令雙方厭倦的愛才最真實... 戀愛中的兩個人如果能自然、 毫不掩飾地輕鬆相處就是最好的了。 所以,女性心中若感到︰ 我們兩個人好像對彼此都已經厭倦了‧‧‧ 最好能想想上述這點。 若甚至覺得:最近連心跳的感覺都沒有了‧‧‧ 那麼更要親自去體會一下, 為什麼自然輕鬆的戀愛是最好的。 也就是說,如果要以消極的角度去面對的話, 那麼兩人的確對彼此都已經覺得煩了; 但如果以積極的角度去看待的話, 就會發覺兩個人的戀情 已經愈來愈接近日常化的程度。 所以反過來說, 他或許已經成為你生活中無可取代的存在了。 儘管臉紅心跳的感覺已經消失, 但是當他不在你身旁的時候, 卻像是突然間裂開了一個大洞─ 除了他以外, 沒有人可以填補這個空出來的洞。 想想看,對你而言, 他的存在是不是已經變得如此重要了呢? 相處的日子一久, 那種只是手的碰觸 就足以叫你心跳許久的感覺確實會消失? 但是取而代之的, 是不是在你晚上睡不著覺時, 可以陪著你看錄影帶直到天亮的關係呢? 或者,從前和其他男性交往的時候, 就算感冒再嚴重, 你也不在他面前擤鼻涕。 而今在他面前,卻能夠毫不在意地擤鼻涕, 而不需考慮這樣做是否有失體? 不僅如此, 你還會把擤鼻涕的衛生紙遞給他丟到垃圾桶裡。 甚至一起開車出遊的時候, 一旦內急想要上廁所, 也只有他會替你拼命地找廁所。 相反地, 如果和一個老是讓你心裡撲通撲通跳的男性出遊, 就算真的想上廁所, 你會老老實實把自己的需求告訴他嗎? 只怕會感到不好意思, 說不出口而讓自己死命地憋住吧! 這樣的關係讓你無法感到輕鬆自在。 任何一個人, 無論在精神上還是在肉體上, 都不可能永遠處於最佳狀態, 甚至有很多時候都是邋里邋遢的。 在這種時候,如果能夠打開心扉, 以自然的態度去面對, 那該是何等的輕鬆自在啊! 在戀愛當中, 這種看似不值得一提的事情才是最重要的。 但年輕女性卻會輕率地以為 這就代表兩人之間已經沒有了愛。 當兩個人的交往已經逐漸轉趨日常化時, 這個階段的戀愛其實比臉紅心跳還更具有真實性。 因為這樣的戀愛已經變成了輕鬆自在的關係, 就像我們的呼吸一樣自然。 所以,當你覺得兩人的戀情已經到了讓人厭倦的地步時, 或許才更應該好好加以培養、珍惜。



.msgcontent .wsharing ul li { text-indent: 0; }



分享

Facebook
Plurk
YAHOO!



 

qcdhvxvrzfi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愛怕甚麼呢?
愛怕撒謊 愛是需要真誠的雨露去澆灌,愛也需要信任的陽光去普照。 當你不愛一個人時,你卻假裝愛他,那不僅你累, 他也累,是一件痛苦而又倒楣的事情。 金錢可以退還,但是你欺騙了愛情, 那你就是個欺騙感情的人,要背負負心的罪名, 假使你沒有被識破,那除非你有鐵石心腸可以承受心靈的譴責, 不然就要承受心靈的絞殺,將會永無寧日。 愛怕沈默 愛不僅需要行動與表情的暗示,愛也需要言語的表白。 不要以為平時的照顧安慰關心已經讓她明白了你的心意, 愛是需要經常表白的, 如同一件耗竭太快的電器需要經常的電源來補充, 愛也需要經常的充電。 不要吝嗇你的愛意,重復而新鮮的描速你的愛意吧! 千萬不要認為愛到深處是無言。 愛怕猶豫 愛一個人就要大膽的表白,再你猶豫的瞬間, 愛也許已經離你遠去,那你就會追悔莫及了, 因愛是羞怯與機靈的,稍不留神就會消失無影無蹤了, 在愛的早期就可以認定是自己的真愛,那是一種果敢的行動的能力。 愛怕模棱兩可 愛怕那種腳踏兩隻船的人,要愛這一個,要愛那一個, 愛只能給一個人,就如同心只有一個一般。 愛要遵循一種「全或無」的精神,愛就要鋪天蓋地不遺留一個角落, 應該全部給予他,不愛就應該抽刀斷水快刀斬麻, 拖延推託是對自己也是對別人的不負責任。 愛怕沙上建塔,愛怕無源之水 那樣的愛,哪怕是怎樣的晶瑩剔透玲瓏有致, 最後仍然是無珠的貝殼和乾枯的水草。 沒有感情的愛,就是海市蜃樓般的虛幻能夠堅持幾天呢? 雖然他曾經波光粼粼美麗動人。 愛怕分割,愛是一個有機體 愛是最堅硬的物質,好像強化玻璃, 但是一旦破碎那就會分割成無數的蠶豆大的碎片, 閃著悽楚的光芒,再也難以恢復, 所以不要分割你的愛,要讓她成為永久的整體。 愛怕遠,愛的腳力不健 遙遠的距離會漂淡彼此的思念,所以要可能的靠近一些, 再靠近一些,不要用距離和分離來考驗他的強度, 那麼你會追悔莫及。 愛也怕轉瞬即逝 愛可以不朝朝暮暮,可以不卿卿我我, 但是愛一定要長久,一定要有鐵杵磨針的毅力。


.msgcontent .wsharing ul li { text-indent: 0; }



分享

Facebook
Plurk
YAHOO!



 

qcdhvxvrzfi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超越痛苦
有一隻兀鷹,猛裂的啄著村夫雙腳,他的靴子和襪子被撕成碎片後,他更狠狠地啃起村夫雙腳來了。正好這時有一位紳士經過,看見村夫如此鮮血淋漓地忍受痛苦,不禁駐足問他,為什麼要受兀鷹啄食呢?村夫答道:「我沒有辦法啊。這隻兀鷹剛開始襲擊我的時候,我曾經試圖趕走牠,但是牠太頑強了,幾乎抓傷我臉頰,因此我寧願犧牲雙腳。呵,我的腳差不多被撕成碎屑了,真可怕!」
紳士說:「你只要一槍就可以結束牠的牲命呀。」村夫聽了,尖聲叫嚷著:「真的嗎?那麼你助我一臂之力好嗎?」
紳士回答:「我很樂意,可是我得去拿槍,你還能支撐一會嗎?」
在劇痛中呻吟的村夫,強忍著撕扯的痛苦說:「無論如何,我會忍下去的。」
於是紳士飛快地跑去拿槍。但就在紳士轉身的瞬間,兀鷹驀然拔身衝起,在空中把身子向後拉得遠遠的,以便獲得更大的衝力,如同一根標槍般,把牠的利喙擲向村夫的喉頭,深深插入。村夫終於等不及地仆死在地了。死前稍感安慰的是,兀鷹也因太過費力,淹溺在村夫的血泊裡。
卡夫卡的寓言,大部分並不好懂,這是一個稍可加以詮釋的小故事。你會問:村夫為什麼不自己去拿槍結束掉兀鷹的性命,寧願像傻瓜一樣忍受兀鷹的襲擊?我想,兀鷹只是一個比喻,牠可以象徵著熒繞人生的內在與外在的痛苦。
並實,任何一個凡人,都會不知不覺地像村夫一樣,沈溺於自己臆造幻想中,痛苦得不能自拔,甚且,「愛」上自己的痛苦,不願親手揮掉它,儘管是舉手之勞而已。卡夫卡另有一段格言,正是深明人身種種苦痛的洞徹哲理:「人們懼怕自由和責任,所以人們寧願藏身在自鑄樊籠中。」所以,村夫與他臆想的痛苦(兀鷹)同歸於盡。然而這個寓言也悄悄地告訴我們:不要等待別人解決你的苦,只要願意,你可以超越牠,一槍斃了你的痛苦。 卡夫卡一直在教人們,以毅力、決心與愛心解脫人身痛苦,以體會進入人生更高境界的快樂。



.msgcontent .wsharing ul li { text-indent: 0; }



分享

Facebook
Plurk
YAHOO!



 

qcdhvxvrzfi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據理力爭
現代人生活富裕了,教育程度也比較高,也漸漸開始懂得爭取自己的權益,當然在爭取權利之前提,就是要知道是誰佔了你便宜,你覺得不舒服所以才要據理力爭。
覺得我們中國人不知道是怕麻煩還是覺得吃虧就是佔便宜是種美德,遇見不公平時總是想:啊!算了,搞不好說了別人覺得我討厭,或是怕大家目光集中在他身上而放棄為自己伸張正義,結果事情也不會變得更好,不懂爭取的人,只會讓自己更委屈,而且沒有人會同情你。
像我有一個朋友有一次在公車上被一個色狼摸了屁股,我朋友瞪了他一眼,那個色狼還若無其事地回看他,如果是妳,妳會怎麼做呢?大聲說出來?怕大家看妳?不說話?結果就像我那位朋友一樣,氣了好幾天。
有一次我在台中一家飯店點了一客豬排,結果送上來時是一塊疑似隔夜的炸豬排,企圖用很多黑胡椒醬來掩飾,咬下去裡面還是涼的,我覺得蠻生氣的,一客600元的食物,這樣是有欺騙之嫌,正想找經理理論,我朋友說:「誰叫你要點這個,算妳倒楣。」
那我就忍了下來,結果等我點的咖啡上來,竟然是三合一的即溶咖啡,我想至少我要向這家店表達我的不滿,我同桌的三位朋友竟然一起對我說:「妳真的很麻煩耶!」這次經驗讓我蠻傷心,也讓我有點混淆,難道自認倒楣真的比較好嗎?
外國人就不一樣了,他們勇於表達,而且懂得反擊。有一次我跟外國朋友約在義大利碰面,我坐的是義航,等我到了羅馬機場,行李卻找不到,問櫃臺,說不知道而且態度惡劣。弄了大半天,櫃臺才告訴我因為某些原因,所以行李明天才會到,要我明天再來領。所以我在沒有任何換洗衣服的情況下在旅館度過一夜。
第二天一早再趕到機場,只看見我那一班飛機的行李被堆在機場一角,有很多人包括我的行李被翻開過,現場一片狼籍,而義航沒有任何人在現場指揮或表示歉意,當然我也是一副可憐相的提著我的行李,氣歸氣,也只是在嘴裡碎碎念。
你知道我的外國友人為我做了什麼嗎?他先把我的行李拿去車上,然後到櫃臺告訴他們行李找不到,於是我得到了200元美金的補償費,我這時反倒覺得心虛,問他會不會太過份了,我朋友說還不夠,他到了義航的辦公室指控他們這一次的失責,這些職員們當然是互相推卸責任,一問三不知,因為我們沒有許多時間耗在這裡,於是在我們旅途中的每站旅館,我朋友就FAX一封英打信函,表達他非常不高興,有必要的話,他會控訴這家失職而又不肯善後的高姿態航空公司,雖然他只是一個小小的報社記者……(當然這是騙人的)。
等我們回到羅馬,義航的經理很主動地跟我們聯絡,而且為了表達歉意,還送了我一張羅馬到香港的來回機票,我朋友說,一個人旅行是很寂寞的,你應該給二張才對!於是我拿到了二張羅馬到香港的免費來回機票。
有時我猜如果跟我同行的朋友跟我一樣是中國人,或許這件事就這樣過去了,我們旅行了、回來了,罵罵他們,而義航也不會覺得自己有任何不妥。但我朋友選擇了據理力爭,雖然花了很多時間跟力氣,但是最後得到對方道歉與尊重(還有補償),那感覺卻是很好的。
所以下次,當你遇見了類似的狀況,你會勇敢地站出來嗎?



.msgcontent .wsharing ul li { text-indent: 0; }



分享

Facebook
Plurk
YAHOO!



 

qcdhvxvrzfi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